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ozhao的博客

蜻蜓点水 浅尝辄止 湖光掠影 游戏人生

 
 
 

日志

 
 

军旅生涯录  

2016-05-02 16:30:38|  分类: 军旅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旅沿革

1963年3月1日至1964年10月在吉林省泉阳地区高太河、圣水湖修森林铁路;时任铁道兵九师(3335部队)四十四团(3352部队)3营9连战士、通讯员。通讯地址:吉林省泉阳镇3352部队3中队29分队。师长吴志笃(1960.5)、田仁明(1964.4)、政委苏超(1958.11)、刘宋义(1964.12 ),团长刘汉文(1963.1)、葛祖根(1964.10)、政委宋连山(1963.4)、宋文海(1964.5)、毛延智(1964.11),营长薛++教导员牛福顺,连长于孟富、李茂鑫、指导员姜士敏、毛风亭,排长王++班长王化洲。

1964年10月至1965年10月在浙江省金华、景宁修东坑至温岭的山区公路;时任铁道兵13师64团(番号8783部队)3营10连通讯员、团部试验室试验员。通讯地址:浙江省云和县景宁镇8783部队71分队79分队。师长孙林泉、政委罗彬,团长史开锡、政委刘贵武。71分队股长李斌79分队主任吴克昆、技术员兰恩廉、室友王松云、周宏义、张宝善、杨德楠、谢燕生。

1965年12月至1968年5月在越南封土与奠边府间修8号、10号、12号公路。时任中国交通部修路工程队(后改为中国后勤部队)6支队35大队79分队试验员。通讯地址:云南省昆字902部队35大队79分队。6支队支队长孙林泉、 政治委员罗 斌、35大队大队长史开锡、政委刘贵武,71分队汪世才、李斌,79分队吴克昆、技术员兰恩廉、室友王松云、周宏义、张宝善、杨德楠、谢燕生。

军旅纪实

参军,1961年夏季征兵季,当时我在读初三。部队到学校征兵,我立即到学校保卫股报名要求当兵,经学校同意我参加了体检,遗憾的是我曾连续一个多月闹肚子身体骨瘦如柴结果体检不合格。

1962年12月20日根据中央军委关于1963年给铁道兵补10万新兵,担任修建森林铁路、公路任务。

1963年我在读高二,临放寒假前部队又到学校征兵,这次我没报名想的是考大学。距征兵结束还有两天,我得知校舞蹈队三个男同学高云铁、梁秀林、张++都被批准入伍后,突然一下心动跟妈妈和大哥说我要当兵。时任铁路公安保卫股长的大哥第二天一早便带我到铁路办事处武装部,通过铁路武装部联系市武装部后同意我马上与检查身体。这次很幸运身体合格很快收到入伍通知书,部队是铁道兵。

——新兵团掠影

训练,1963年2月由内蒙古集宁市乘盖车出发,沿途经大同、张家口、北京、山海关、沈阳到达辽宁金州站。新兵连就住在金州站外的大房身渔村沿海边山坡下苏军留下的营房内。两个多月的新兵训练也就从住下后开始了。训练科目:队列,立正、稍息报数、向右向右看齐、齐步走、正步走、立定、紧急集合;射击,卧姿、跪姿、立姿、投弹。新兵训练期间发生的几件趣事:

理发,由于连队还没有理发员,到新兵团的第一次理发是在大房身居民区的国营理发馆,小镇突然增加了好几百新兵可把理发馆忙会了。我第一次理发理发员可能是个新手,磨磨唧唧的半天理不好,这时旁边的一位女理发师刚给自己的顾客理完,转手来到我身边一边给那个理发员讲解,一边给我的发型进行修补,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直到新兵训练结束离开大房身。

采购,新兵团要搞全团宣传大展览,连指导员姜士敏要我代表本连参赛,画报头需要笔和颜料连队都没有便叫我去大连市区去买。我从金州做通勤车进城,由于穿一身新军装一上车就站在一个角落里,心想咱不能和老百姓争座。采购很顺利个人顺便换买了张20个电影明星的照片。回来后我用了半天时间绘制了一幅海陆空军人头像的大报头送到新兵团军人俱乐部并在那里参加展览布置。

尝鲜,我们新兵连就住在海边的堤岸,海水初一、十五涨潮时打篮球不小心球都会滚到海里。退潮时海水回退出百米以外,这时人们可以下去挖蛤蜊,当地人介绍看见海滩泥沙的小气孔下面准有蛤蜊,果然如此我就很快挖了一脸盆交到伙房做晚餐。另外当地渔民天天在堆积如山的海蛎子旁用一种代勾的小锤剥海蛎子,一边剥还时不时的将刚剥开的软软黏黏的海蛎子吃到嘴了。我想人家能吃我也得尝一尝,于是我也大胆的剥开一个海蛎子吃到嘴里,也就是一股咸味腥味。

打靶,新兵训练打靶是一项主要任务。近两个月的训练时间有四分之三的时间用在射击要领上,三点一线的瞄准是首要过关的任务。只有在过了持枪、呼吸、瞄准、击发关后,才可以进行实弹射击。新兵训练临近结束在实弹射击前,连里为保证整体成绩决定让平时训练成绩相对较弱的战士提前试射一下。说来世上也真是无奇不有,一直被认为训练不上道的3排一名山东籍战友,在提起试射时6发子弹竟打出60环的好成绩,成为全新兵团唯一的一名60环得住,然而在其后的检测时不是脱靶就是很不理想。

留影,新兵训练结束,相处近两个月的来自内蒙、山东、辽宁、黑龙江的战友即将分配的老连队,团领导专门请来沈阳秋林照相馆的摄影师为我们照相。我们从内蒙集宁铁路系统一道参军的7个人合影留念后,其中,铁路车辆段的刘伯臣、谢立成、张金学被分配到团修理连,铁中来的4个同学高云铁分到团通讯排,梁秀林、和我(我原本所在班被分到其他连队,我被特意划到留下来的班里)留下来,另一名同学分配到另一连队

——进长白山

隶属,新兵训练正式结束我们连被分配到铁道兵九师(3335部队)四十四团(3352部队)三营九连。老连队在吉林省抚松县泉阳镇。

高太河支线

徒步,1963年5月我们从大连湾乘火车开往吉林省抚松县泉阳镇,其实到泉阳的火车也是刚开通不久。团部设在镇上,我连在离团部10几公里的高太河地段,担任一段森林铁路的修建任务。部队下火车后稍作休息便向营地出发,一路上走在原始森林里,呼吸着充满各种树木、花草散发的芳香真让人心旷神怡。当部队休息时我看见有被伐倒树木留下的树墩正好当凳子坐,哪知道当我站起来时哈哈屁股被粘住了,原来我是坐在了松树上被分泌出来的松油黏住了。

营房,临近吃晚饭我们到了驻地。打前站的班长、班副和1962年的四川老兵已经将营房建的整齐、简洁,清一色的羊毛暖帐篷分布在营房周围,中间是集合出操的操场。连部位置坐北朝南、右边由南向北一字排开,分别是一排一班、二班合住一个帐篷,一排三班、四班合住一个帐篷,二排五班、六班合住一个帐篷。连部左边由北向南一字排开、分别是二排七班、八班合住一个帐篷,三排九班、十班合住一帐篷,十一班、十二班合住一帐篷。连部隔操场正对食堂兼会议大厅和炊事班。

班长,我被分配到二营七班,班长叫王化洲、湖北人1959年入伍。班长人长得宽脸厚嘴唇,虽说身体很壮实但一看就给人以憨厚、淳朴的感觉。帐篷里是大通铺分左右两排,通铺是用胳臂粗的树杈干一根挨一根排开,上面铺一层草垫。按排序我们七班睡在北边,八班睡南边。按照班长的安排我们解开背包将褥子铺在草垫上,小包袱放在帐篷上端捆绑的所谓行李架上。睡觉的位置是由西向东班长,内蒙托县冯文才,集宁赵玉华,武川刘权等共十二人。

看戏,连队一切就绪后没几天三岔子林业局就派来慰问团来我连慰问演出,慰问团带来的演出节目丰富多彩,有二人台、相声、舞蹈、小话剧、男、女声独唱、小合唱、二重唱,尤其是当时很有名的长影乐团著名男高音李世荣也来慰问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随慰问团一道来的还有印字社的师傅,他们为连队每个战士在白背心上印上鲜红的“铁道兵符号”“3352部队”深的战士们的喜欢。

开工,工程任务要在年底完工交付使用。部队一字长蛇阵的排开打响了施工的第一枪,伐木。手锯、板斧、小咬帽必备,迎山倒、顺山倒、等口号不断,第一战役比较顺利伐木得道影没用多少天成型了。接下来的路基施工可是个硬骨头,挖树根、炸巨石、运土方、建涵洞、赶上雨季用土筐挑土挑一担筐上粘半筐死沉死沉的。困难的确不小,但全连战士没有一个孬种年底准时完成任务,并顺利转战到圣水湖新战场。

三害,“蜢子”“小咬”“草爬子”是长白山林区的三害。“蜢子”个头像蜜蜂、嘴头象剪刀,飞行速度很快,咬人死疼死疼的,但相对数量较少。烦人的是“小咬”,成千上万的小咬不停地围着人转,尽管战士们都戴着防护帽也少不了被小咬偷袭。“草爬子”是危害最大的一害,其中有万分之几的草爬子带有致人生命的病毒。战士们每天出工十分注意做到三紧:领口、袖口、腿口,但也难免被草爬子侵入。我就多次被草爬子咬过,这家伙还专找人体腋窝、大腿根部软的地方把头钻到肉里咬,发现被咬后操作不好那家伙宁可头断也不自己退出。不幸的是我的一个同时参军的老乡被带毒的草爬子咬了,尽管发现及时挽救了生命最终落了终身残废。

文娱,1963年7月铁道兵文工团青年作曲家乐队队长胡俊成来我连当兵锻炼,被分在三排一班与战士们同吃同住同劳动。胡老师在当兵锻炼期间不仅以身作则出大力流大汗积极从事体力劳动,还利用休息时间对连队演唱小组进行专业辅导,大大提高了演唱组的专业素质。战士李晓波作词,副指导员李忠平作曲的长白山之歌被铁道兵文艺杂志发表。还有一位会弹三弦的战士被选调到铁道兵文工团。

树蘑,长白山的秋季是一个丰收的季节,阳光高照、秋高气爽,百花齐放、鸟语花香,尤其是採不尽的树蘑菇着时令我们大饱口福。树蘑菇大而肥厚长在不同的树干上,战士们收工回来的路上顺手采摘后送到送到炊事班,开晚饭时就可以吃到滑润、爽口的树蘑晚宴。另外还有好多种可供吃用的野菜野果填补了我们的伙食,如:野黄花、野芹菜、山栗子……

幻想,一次我和另外三个战友随唐材料员步行去团部领炸药,返回时天色已黑尤其在原始森林里就更是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大家走在新开工的一段路基处突然发现拐弯的地方有星星点点的荧光,大家不由得紧张起来停住了脚步。用手电一照啥也没有只是一些裸露的树根,一关手电荧光马上出现。大家决定摸黑先抓住荧光再开手电,做好准备后一开手电原来就是这些树根在发光。哈哈,发现宝贝了,大家不约而同的叫起来!于是乎大家七手八脚的开始折树根,而树根随着人们的来回折树皮的剥落真的成了荧光棒,大家更兴奋了都折了不少幻想以后的排场。由于缺乏知识其实光就是树根里的水分含有磷发的,水份蒸发掉就是普通木棍,没过两天幻想就被实践打破。

圣水湖支线

转场,1963年12月31日连队由高太河转战圣水湖。汽车连的车队把我们的物质送的车队再不能前行的公路边,剩下来即是战士们用自制的爬犁延森林小路人力拉运。大家一直干到半夜10点多,到收工路边还有很多后勤物资,连长于孟富让我和炊事班李副班长留下来看东西部队明天一早来拉运。大家走后空旷的森林就剩我和李副班长两个人,李副班长是陕西人1961年入伍,参军以来吃苦耐劳、勤勤恳恳一直在炊事班工作,先后当过饲养员、炊事员、副班长、立过一个三等功。露宿在寒冬腊月的森林公路上渐渐地寒意袭来,我们只好找来一些枯树枝在公路中心点起了火,一来取暖、一来也防御野兽突袭,同时也好热些食物充饥。由于我是连部通讯员,连里的半导体收音机我随身带,这时也拿出来想听听有啥节目,刚一打开就听到嘀、嘀、嘀刚才最后一响是北京时间零点整我们伟大的祖国胜利跨入1964年……

吃雪,长白山森林深处冬天用水完全靠雪,雪由10月下起来隔三差五下一场,一直持续到第二年3、4月份。人们洗脸、洗衣服得水,喝的水、做饭的水全的用雪来化,炊事班做饭的大铁锅一冬天也不刷,开完饭就赶紧装雪化水准备下一顿做饭的用水。作为通讯员我每天晚上临睡前将雪实实的装满两只铁水桶坐在火灶上,第二天一早桶里之化出半桶热水我再到外面装一桶雪回来兑在那桶热水里,这样就足够几位连首长的洗漱了。班里的战士一个班也就化一脸盆水,大家湿一湿手巾擦擦眼睛就完事。

砍柴,砍柴是我冬天的一项很关键的工作,说出来可能是小题大做。要说砍柴本不是多重要的事,原本连里规定各个帐篷的取暖柴要自备。二排是连部的邻居负责夜间为连部加柴,我原是从二排调到连部的,加之二排长要转业对排里工作抓得不紧,排里的人准备取暖柴不上心手收工路上随手捡些半湿半干的柴不好烧,就利用晚间为连部加柴时来个顺手牵羊,故而增加了我的劳动量。

豆浆,连队转战圣水湖后的伙食有很大的提高,早餐增加了豆浆油条。毛指导员身体不太好对豆浆很有好感,我为了让他多喝点豆浆增加营养,就在早饭时拿暖瓶到炊事班提前灌了一暖瓶留到中午好让指导员喝。中午吃饭时我神秘的对指导员说,看我给你留的好东西,说着将暖瓶拿过来往指导员碗里一倒,顿时一股酸腥味扑鼻而来,在场的人都掩鼻大笑,这是好东西给指导员开的小灶。弄得我一下子无地自容,原来普通生活中也有很多知识呀。

人参,吉林省抚松县是闻名全国的长白山人参的故乡,北岗镇这里不仅生长长白山原始森林野生人参,更是盛产人工培育的人参基地。北岗人人工种植的人参就像种的萝卜似的,收获时遍地都是挖出的人参散布一地。当然人工种植的比不了野生的价值高。由于我要经常去团部、营部取送文件,来往的路都是林间小路。一次偶然在回连队的路上发现一棵小手指粗的野人参,挖回来后原本想留着但禁不住理发员、司号员的纠缠最后我们切开三分吃了。后来我们一同参军的同学的弟弟来部队看他哥哥,在同学的弟弟走时我托同学的第第带了两瓶当地生产的人参酒给我母亲,母亲来信说喝了人参酒很有效果。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